• <nav id="quaem"><nav id="quaem"></nav></nav>
  • “信仰的力量”演講比賽——青少廣播委員會 董樂

    百年風華 他們來過

    去年的這個時候,我和同事來到南京雨花臺烈士陵園。我們此行的目的,是為了采制建黨百年100集特別節目《追尋—紅色家書背后的故事》。走在翠柏森森的陵園內,心里特別的不平靜,我特意囑咐身邊的同事:咱走路輕一點兒,鞋跟敲打在石板上的聲音會讓我聯想到當年敵人的鐵蹄。

    雨花臺,是新民主主義革命的紀念圣地,在大革命時期,雨花臺留下姓名的烈士就有1519名,他們的名字被永遠刻在了雨花臺廣場的石碑上。今天,我想為大家分享雨花臺兩位年輕烈士的故事。

    第一位烈士叫許包野,廣東澄海人,犧牲的時候年僅35歲,是雨花臺檔案里學歷最高的烈士。20歲赴法國留學,不僅通曉六國語言,還先后獲得法國、德國的哲學博士學位。1923年,在一次留學生聚會上,許包野結識了朱德,并經朱德介紹,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成為旅歐支部的一名先鋒戰士。一年之后,許包野被組織派往蘇聯莫斯科任教。那時候,到蘇聯莫斯科東方大學和中山大學學習的學生,都知道有位中國面孔的“保爾”老師,這是許包野給自己起的新名字。當時,蘇聯小說里的“保爾柯察金”深入人心,“保爾”也成了許包野干革命工作時使用的化名。

    許包野一直在國外求學,而他的婚姻是家里包辦的,妻子葉雁蘋只是個普通的農婦,大字不識。一個博士和一個農婦,天南地北,文化思想的差異天壤之別。然而,他們卻以信任和愛,共同經營著婚姻。1931年,離家11年后,許包野奉命秘密回國。但他在家僅僅停留了十天,就接到任務要離開了。而這次分別就是永別。

    1935年,化名“保爾”的許包野,到河南重建黨團力量,這次中原之行,卻因叛徒出賣而被捕。蔣介石簽發命令,將“共黨要犯”許包野押解到位于南京雨花臺的“中央軍人監獄”。敵人對許包野用盡了酷刑,企圖從他嘴里撬開通向中共中央核心情報的大門。他們把十根竹簽一根根地釘在他的腳指甲內,疼痛使他一次次昏迷,還用小刀割耳朵,用燒紅的烙鐵燙胸脯和肚子,他們想以此來徹底摧毀這位鋼鐵煉成的中國“保爾”。然而,直到被敵人折磨至死,許包野都沒有吐出一個對不起黨的字。在牢房里犧牲的時候,他才35歲。

    而葉雁蘋呢,每天早晨都要去村口的樹下,遙望丈夫回家的方向。國共合作了,包野沒回來;抗戰勝利了,包野沒回來;全國解放了,包野還是沒回來。1982年,葉雁蘋重病不起,她怕再也見不到丈夫了,于是向黨史部門求助。經過3年的努力,1985年的冬天,許包野的英勇事跡才被披露出來。這時,距離他犧牲已經整整半個世紀。幾個月后,葉雁蘋也走了。臨終前,她留下遺愿:把我埋在村口的樹下,包野認得那棵樹。

    1987年,許包野被追認為革命烈士。今天,這張泛黃的烈士證書靜靜地陳列在雨花臺烈士紀念館,它講述著那段跨越了半個世紀的相思和守候,更承載著一代共產黨人的奉獻和追求。

    我要說的第二位雨花英烈,他的名字叫惲代英。出身在書香世家,一身灰布長衫,終年留著平頭,戴一副深度的近視眼鏡,體貌清瘦又精力過人。他是中國共產黨創建時期的重要領導人之一,著名的政治活動家、理論家,青年運動的領袖,《中國青年》雜志的第一任主編。

    1923年創刊的《中國青年》雜志,是中國共產黨唯一一份延續至今的早期刊物。惲代英在發刊詞中寫道:“政治太黑暗了,教育太腐敗了,衰老沉寂的中國像是不可救藥了。但是我們常聽見青年界的呼喊,??匆娗嗄杲绲幕顒?。”“中國的唯一希望,便是要靠這些還勃勃有生氣的青年。”

    惲代英是進步青年的良師益友,他說:青年是革命的力量,因為青年的感情豐富,氣性剛烈。他有過一個比喻:我們都應該做太陽系,讓他周邊的人都做行星,行星再去影響他身邊的人去做衛星,一圈一圈就行成了他的體系。惲代英的演講是非常有感染力的,在雨花臺烈士紀念館二樓進門的地方,有一張油畫,那是惲代英在演講,看見他的人會跟著他一起燃燒。

    就是這樣以犀利的文筆和極富感染力的演講才華,惲代英影響了成千上萬的青年。大家手捧《中國青年》雜志,呼喚著先生的名字,走上革命道路。郭沫若曾回憶說:“在大革命前后的青年學生們,凡是稍微有些進步思想的,不知道惲代英、沒有受過他的影響的人,可以說沒有。”

    1930年,惲代英在上海意外被捕,他的到來,給中央軍人監獄引起了不小的震動。要知道,惲代英曾是黃埔軍校的政治主任教官,黃埔軍校的學生沒有不認識他的,就是這樣一個公眾領袖式的人物,在關押期間,卻被政見不同的兩派勢力組成特殊聯盟暗中掩護,沒有一個人揭發舉報,足以證明惲代英的個人魅力。就在黨組織通過各種方式,竭力營救惲代英時,意外發生了。中共中央特科負責人顧順章被捕叛變,向國民黨特務機關指認了惲代英。1931年4月29日,惲代英唱著《國際歌》昂首闊步走出重刑犯的牢房。面對持槍行刑的獄卒,他慷慨激昂作了最后一次演講。

    “劊子手們,請你們聽一聽一個就要告別這個世界的共產黨人的話吧!蔣介石走袁世凱的老路,陷害愛國青年,獻媚帝國主義,他較袁世凱有過之而無不及,必將自食其惡果,并昭示后來人!”

    行刑的獄卒,面對正氣凜然的惲代英,雙手顫抖,嚇得扣不動扳機,氣急敗壞的軍法司司長王震南又換了一批劊子手。槍聲響起,惲代英慷慨就義。

    先生說過:我身上沒有一件值錢的東西,只有一副近視眼鏡,值幾個錢。我身上的磷,只能做四盒洋火。我愿我的磷發出更多的熱和光。我希望它燃燒起來,燒掉古老的中國,誕生一個新中國!

    今天的雨花臺烈士陵園,金桂飄香,不僅成了南京市民早起晨練、周末郊游、孩子寫生的公園,每年的9月30日烈士紀念日,還會有新人在這里舉行集體婚禮,向英烈獻花。這些在今天累見不鮮的場景,卻是百年前人們魂牽夢縈的畫面。今天,我們終于可以告慰他們:百年風華,盛世如愿。

    附表:
    文章關鍵詞:
    99久久精品国产自在首页
  • <nav id="quaem"><nav id="quaem"></nav></nav>